整车厂还在无休止卖车?汽车共享正崛起

在杭州阿里巴巴的春波路园区、浙江大学玉泉校区的停车场,摆放着几辆特殊车辆,有奔驰的Smart,也有名爵MG3。不时看到有人举起手机对着汽车拍照,再拿出一张卡到挡风玻璃前的读卡器上刷卡,这时车门自动解锁,上车后到中控台前的操作面板上输入授权码,继而插上钥匙启动,驱车离开。如果途中没油了,可以持车中附送的加油卡前往就近的油站加油。使用完之后,再把汽车还回原地,如果你开的是Smart,一个小时(假设行驶10公里)的花费约25元。

这种汽车分时租赁的模式在杭州悄然兴起。成立三年的车纷享在杭州城区的主要写字楼、商圈、住宅区、科技园区拥有18个分时自助租车网点、4000多个会员。在年初刚获得千万级别融资的车纷享计划今年再布置400台车,增加150个网点。

杭州是出了名的堵。车纷享的联合创始人来晓俊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在拥有800多万常住人口的杭州,主城区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突破了100万辆。如果把它们依次排开,以每辆车4米长计算,总长可达4,000公里,而杭州主城区的道路总长仅为2,100公里。不仅出行困难,停车也不易。杭州市停车泊位总量为15万个,意味着每1,000人拥有19.3个泊位。有限的道路资源和不断攀升的汽车销量,两者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汽车共享可抑制私家车的增长?

是疏导还是抑堵?来晓俊认为,政府可以限购、限行,限牌、提高核心区域停车位的价格,但消费者买车的刚需仍旧无法抑制,杭州的私家车销量保持着每年15万辆的增长量。

而汽车共享模式的出现或许能打破这个僵局。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和EMBARQ可持续交通研究中心的调研报告指出,2000台分时租赁汽车能抑制4至5万台私家车的增长;同时,汽车共享模式还能提高现有车辆和车位的使用效率。

来晓俊的团队做过一个评估,如果第一次买车,花10万元买一台Smart,第一年投入的费用将近5万,当中包括购置税、车险、维修保养、洗车、美容、停车费等。这还不计车辆的折旧费,汽车贬值很快,上牌后再放到二手车市场,可能就要打个八折。如果是有车一族,杭州主城区写字楼的停车费每月最高可达2000元,一年下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作为共享经济的一个分支,汽车分时租赁最突出的特点便是其经济性。车纷享的付费模式是:租金再加里程费用(油费)。以一台Smart为例,油费为0.6元/时,如果租用一小时,行驶10公里,加上19.7元/时的租金,总计约25元。而相同距离出租车的费用需要36至40元不等。

这是汽车共享的最核心优势:把折旧、油费、更换机油、维修、停车和保险等诸多附加费用平均分摊给使用者,每位用户只需支付极有限的租金就能方便的取车用车。“我们做过调研,不少车纷享受的会员表示打消了买车或更换新车的念头。”来晓俊说。

如何对抗传统汽车租赁公司?

租车行业一向是重资产、低利润。采购车辆、门店扩张、车辆折旧、车队运营、停车场地等巨额成本让汽车租赁公司饱尝盈利之痛。就算神州、一嗨这些传统租车巨头也无法幸免。传统租赁公司主营的是异地还车,由于节假日出行的需求增多,租金也因此水涨船高。而平日的出租率并不高。

“传统租车公司打造的是一个系统平台,网撒的大,斥巨资在各地投放广告,发展会员成本高。而车纷享更像是一个垂直整合的电商。以一个城市的租车保有量来说,车纷享可以在杭州投放近2000台共享汽车,而神州仅能达到百台级规模。”来晓俊说。

神州租车曾以首租首日免费等优惠活动拓展客户,但过了首租之后的租金并不低。车纷享相对价格透明:除了节假日双休日小时租赁费用相应上调20%之外,分段、24小时的租费全年都保持不变。由于车纷享无需用户支付高额的银行预授权,只要保证会员卡里有最低800元的余额就能租车上路,因此汽车共享的模式在大学生当中颇受欢迎。只要在有出行需求的时候,打开车纷享的APP,程序会根据用户所在位置,排列出距离最近的可供出租的车型以及价格;再通过街景导航将用户带到网点取车。大大免去了去传统租车行办理繁琐的手续。

和汽车租赁公司不同的是,车纷享的定位是城市日常便捷用车,提倡一种生活化、常态化的汽车使用方式。今后能融入到城市公共交通体系里,成为城市公共交通的配套。

中国的Zipcar?

车纷享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在杭州推广新能源汽车。现在在车纷享的网站上,仍旧有比亚迪的F3DM可供租赁。但由于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接受度不高以及充电等基础设施不尽完善,车纷享只好转做燃油车租赁。

汽车共享模式背后有一个强有力的数据管理平台。车纷享的车载设备(包括远程控制和通讯模块)——车辆的黑匣子,能和发动机和动力系统进行对接,控制车辆的开关门、断油断电;跟踪车辆在驾驶时的实时数据,比如仪表盘的所有信息、发动机的转速、灯光油电系统等等,从而全方位的掌握车辆驾驶情况。美国的汽车共享公司Zipcar会把数据卖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再根据车辆数据为车主选择不同类型、价格的车险。来晓俊透露,目前车纷享并不会把车辆数据投入商用。公司今后的重心放在扩大网点和提高使用体验上。

在车型采购上,车纷享选择的多是小排量、节能、停车方便的车,价格在10万元左右。来晓俊说,正常出行平均不会超过两人,因此像Smart这类小巧又个性化的车尤其受欢迎。车纷享计划在下半年引入菲亚特的费翔、上汽MG等外观吸引年轻人的车型。

除了自购,车纷享还靠融资租赁以及同主机厂的合作获取车辆。目前正计划邀请闲置的私家车车主也加盟汽车共享平台。“私家车平均每天的使用时间仅为2小时,大部分时间都被闲置了,而且车主还要自行承担折旧成本。如果私家车车主将车辆租给车纷享,不仅自己可以租车,还能从车纷享的租金收入中获得分红,同时也抛弃了养车成本。”来晓俊说。

事实上,汽车共享模式在20世纪70年代就在欧美国家逐步兴起。比利时的主要城市为共享汽车开辟了和出租车一样的专用停车场。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拥有超过300处的市内“共享汽车”停靠站。美国各个州政府则在土地和税收上给予支持。今年年初被安飞士(Avis)以5亿美元全资收购的Zipcar是美国最大的汽车共享公司。它在全世界拥有40多万会员,4,400个网点和9,000辆车,在美国占据80%的市场份额以及全世界一半的汽车共享者。

与此相比,国内城市人口密集、停车位和汽车销量之间的矛盾突出。来晓俊希望政府在城市规划上可以考虑为共享汽车预留车位。比如德国政府提供免费的停车位,汽车共享用户可以去任意点还车。

除了政府介入,整车厂也在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德国的自助式租车服务Car2go,所提供的车辆全是奔驰的Smart。在美国,福特公司交付1,000辆福克斯供Zipcar在大学里租赁。“整车厂不能再无休止的卖车了,环境和城市都已经严重透支。中国的主机厂也要转换理念,做汽车共享会为汽车品牌和其潜在价值带去极其可观的利益。”来晓俊称。

据报道,Zipcar曾做过计算,车辆至少有40%的时间处于出租状态才能保证盈利。车纷享目前每台车一天使用3.5次以上,每台车每日租金为80-90元,公司基本实现盈亏平衡。除了在杭州布点,来晓俊还希望能把车纷享的模式延伸至省外。

汽车共享模式很容易在各个城市被复制,车纷享现在要做的是建立高密度的网点覆盖、打造品牌效应、以及和移动互联网强强结合。来晓俊透露,公司正在研发的第二版APP将支持远程开关门,不久还将推出非接触式支付功能,让整个体验更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