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于武:新能源车推广难达国家目标专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付于武

同意万钢观点 三年后新能源车达总1%就不错了

:新能源汽车新技术的结构是怎样的?

付于武:新能源汽车不仅是电动车,新能源汽车应该包括其它替代能源。我们想追求这么一种结构,就是既有更加节油环保的柴油车,又有替代能源,也要有混合动力、纯电动。

我个人认为,在未来二三十年还是内燃机汽车主导80%以上的市场份额,还是应该以内燃机汽车技术为主进行研发。希望大家更关心传统汽车技术的升级。这是非常快的,包括汽车电子技术的发展,出乎我们的想象。而且现在的法规和技术标准不断推动我们汽车产业一次又一次的技术改变,比如汽油机缸内直喷加涡轮增压,可以把功率提高一倍。以前我们是想象不到的,大家以前都认为内燃机也就是10%的发展空间,但现在大家要认识到,传统汽车技术发展非常之快。

新的内燃机技术带涡轮增压,增加它的功率密度,但是它是发动机的一个附件,不是内燃机主体。比如柴油机是缸内直喷,汽油机并没有缸内直喷,要把柴油机的缸内直喷移植到汽油机上,直喷以后燃烧更好,进气以后排气,排气出来以后再增压,再加大功率密度,燃烧更好,加大功率密度,它发功更大。这就是新的内燃机。百公里耗油量才一升。

现在,百公里耗油三升的产品都已经产业化了,就是你怎么看这条新技术路线。要节约能源,汽车变成柴油,燃烧效率一下子提高30%,新技术又提高20%,你想这空间多大。

:国家计划在三年内使国内电动车产量达到50万辆以上,产要占整个乘用车市场的5%。您怎么看这个目标和今后电动车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前景?

付于武:从个人角度看,这是很好的、明确的一种方向,但很难达到。

:预测一下三年以后电动车或新能源车能达到什么比例?

付于武:我只能说万钢部长跟我说的观点——能达到1%就不错了。

侧重小型车技术和新能源车技术 外企开始挑战小型车优势

:每届车展都会有侧重的关注方向,这次天津汽车国际技术博览会会不会有自己的侧重?

付于武:有,就是得小型车者得天下。最近世界汽车工程协会正在策划一个课题,金融危机给大家一个怎样的新启示?实际上我们主要技术方向应该关注小型车,为什么国家导入政府资源力推1.6升即其以下的汽车,为什么前四个月车市猛涨,实际上是小型车发展的结果。今年微型汽车可能达到160万辆,一个通用五菱能达到80—90万辆,这是以前想象不到的。大家注意印度塔塔最近出手,推出价格不到两万的小型车,对中国很有启示。所以,经济型小车和新能源汽车,是我们以后发展的大方向。

:外资品牌推出更小、更廉价的车型,对构成更大的冲击。应该怎样应对这样的威胁?

付于武:我跟李书福董事长有过一次对话,我说小型车还是应该走高端。李书福当时说造老百姓买得起的好车、小车,就是印度塔塔提出的理念。所以,中国的汽车企业要把小型车进行到底,一定要保持国际的竞争力。

外国的跨国企业很聪明,现在都往下走,都做到两厢以下了。我掌握一些动态,情况并不乐观。比如现在某合资企业正在大力整合中国的一些电子企业,要做小型车,不光做小型车。

所以,我们现在有的优势就是我们的性价比,我们相对比较低廉的成本。面对人家的管理水平、技术支持能力,我们面对这些我们应该讲差距还是有的。把小型车竞争优势保护住,还需要我们的企业家、汽车行业做出艰苦的努力。

中国车企很孤独 需要加强联合研发

:由于各自地区利益导致,国内车企之间技术交流很少,请您对此如何看,天津汽车技术展会在多大的程度上改变中国汽车业内技术交流的瓶颈和阻碍?

付于武:坦率地讲,我们最缺失的就是关键核心的技术。为什么缺失?我们不能有效整合行业的技术资源。为什么不能整合?就是我们没有一个非常好的,非常宽松的一个协作环境。我常常讲这句话,可能对有些企业是刺激,就是我们的产业合作系数不够、配合系数不够、摩擦系数很大。我们几个主导型的企业可以跟国外公司有很好的合作,但我们之间彼此不能有很好的交流,这就制约了我们产业的发展。

所以,中国建立一种学术交流的公共平台来促进、提升我们产业核心的竞争。实际上这是我们追求的一种境界。在这个方面,我也希望媒体朋友帮助我们呼吁,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自主创新的旗帜之下,就大家都关心的共性核心技术来进行充分的讨论?像法兰克福车展每年都有车企拿出最新的车型解剖给媒体讲解,比如丰田、本田等跨国车企都会把它最新研发的车型做两小时的讲演,介绍它的新材料、新工艺。我们的企业有这样的境界吗?你能把你最新的车型、最新的技术拿来?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当然我们追求这个境界,不一定能够达到,但总要有这种追求。

:您认为中国应该采用哪些方式、措施,让中国的车企包括零配件商之间的交流会更加紧密呢?

付于武:最关键应该是产业整合,汽车业内人士得到更多的信心。为什么这样说?这是我对102家整车企业做了400多个项,得到14万个数据以后得出的结论。中国汽车企业和产业最缺失的是什么?没有想到得到了这么一组回答。从企业因素来看最缺失的是信息,从行业的状态看最缺失的是产业合作,所以企业都感觉很孤独。

现在大家都在搞新能源技术的开发,但为什么不能联合研发?像高压共轨这样的技术,我们是空白,工程化、产业化程度几乎是零,完全被博世、德尔福垄断,我们为什么不能整合?企业缺的是信心,行业缺少的是交流。

谈车企利润大幅下滑

:1-4月汽车非常好,但利润总额更是同期下降了48.36%,基本上是一个腰斩的状况。为什么一面井喷,一面利润和收入都在下降,而且下降幅度特别大,原因在哪儿?

付于武:去年四季度,因为车辆产量急剧下滑,造成了当期的投入产出的被动,也就是生产线的被动。生产亏损,今年卖出去了,投入产出的亏损就带到我们市场,就变成了盈利也亏损,这就是去年的滞后效果,这是一方面。

我们的销售量不错,创了历史新高,但是看结构,以小型车为主。所以,我们的产品结构中的中高端产品并没有增长地这么快。所以,也造成了我们整体效益下降。所以,生产线投入产出产生的亏损和我们产品结构带来营业性收入减少。所以,现在整个行业总值从金额上算不是上涨的,同比不是增长的,产量是增长的,利润可能略有下降。